樹豆湯

在冬日的暖陽照射下,騎著腳踏車沿水圳前進,有一排不算高的樹叢沿著圳邊排列,樹上開滿了黃色小花,還結了許多青綠的飽滿豆莢,這到底是什麼咧?問了在圳邊種菜的伯母,原來,這就是我們南部客家人在冬天時期會吃到的「樹豆」啊!

樹豆是一種很耐貧瘠的作物,通常被種植在低矮的山坡地、丘陵,或是路邊、田間的畸零地上。種菜的伯母說,美濃水圳邊的樹豆長的特別好,結出來的豆子粒粒飽滿,或許是因為都喝肥沃圳水的緣故吧。

樹豆久煮不破的特性,最適合熬湯了。將成熟的樹豆曬乾後,與帶皮豬腳或排骨一起燉煮,樹豆會將豬肉的肥油吸光,濃郁的大骨湯混著樹豆的清香,富含膠質,一點都不油膩的樹豆湯,吃了很耐飽又能補充體力。問了阿婆,才知道樹豆其實只有原住民和客家人才懂得吃呢! 繼續閱讀

地上的太陽-南瓜

現在提到南瓜,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只聯想到萬聖節被拿來雕刻的南瓜。南瓜又叫金瓜,以前的人把「金」作為食物的名字,除了南瓜肉是金色的以外,還代表南瓜的營養價值,與生活上的重要性。

因為南瓜喜歡涼爽乾燥氣候,秋冬時期,只要是排水性佳的土地幾乎都可栽種,且平時也不需要特別照顧。種南瓜不需育苗,直接將籽的尖端朝上,種入土裡再澆水,十之八九都會發芽、長大,農夫可以無後顧之憂的照顧其它作物,又能收成南瓜,老農夫尤其愛種,因為它省工、省時、省人力。如果把南瓜種在暫時休耕的田,南瓜的大葉子覆在地上,又可以防止雜草過度蔓生。成熟的南瓜,表面會有一層白白的粉,採下之後不久就煮來吃,瓜肉較Q;放一段時間再煮,則較甜。完整的南瓜不必冰又可以久放,家裡放幾顆當存糧,在菜蔬短缺的時候,金黃色的綿密瓜肉,隨時提供滿滿元氣。

南瓜雖然不是主食,卻常常被拿來與主食搭配,例如金瓜飯、金瓜粥、金瓜米粉。做成湯品時,有中式的南瓜雞湯、西式的南瓜濃湯。如果金瓜是與主食搭配的食材,那一餐就不需要其它的菜,也就是聽到媽媽說「今天吃金瓜飯喔!」,就代表沒有要煮其它的菜來配。說也奇怪,在生米裡加入爆香的肉燥、蝦米、香菇配上南瓜煮成的金瓜飯,就算沒有其它道魚、肉、菜,也會吃得很滿足。

一大片的南瓜田,看起來很像立體地毯。深綠色的南瓜葉,比張開的大人手掌還要大,匍匐在土地上,層層疊疊,並點綴著大大的金黃色南瓜花,而完全展開的南瓜花,就像地上的太陽—美麗有朝氣。



冬日田園裡的陽光–橙蜜小蕃茄

「橙蜜香」,這名字看起來既有溫暖的顏色、又有甜味與香味在裡頭。這是誰的芳名呢?原來是一種新品種的小蕃茄!

許多人都以為這種小蕃茄是黃金小蕃茄,但仔細一看才發現,它的顏色是橙橘色的,不是黃色的呢!進入12月之後,一串串橙色的小蕃茄掛滿在綠葉旁,猶如冬日的陽光。

有人說,種橙蜜小蕃茄的人整年都在等,等什麼?等一個屬於橙蜜小蕃茄的天時地利人和!新曆九月底、十月初,作小冬的菜蔬陸續播種了,橙蜜小蕃茄卻還在等。原來是橙蜜小蕃茄田從播種之前的準備工作就很大費周章。要種橙蜜蕃茄的田土一定要鬆,土要打得鬆就要夠乾,有時候等得差不多了又突然下一場雨,會讓農民快要放鬆的心,又糾結起來「等」。好不容易打好田、做好畦,接著還要放水淹土一個禮拜,水被泥土吸收得差不多以後,又開始搭棚子、蓋防水布,等所有的事前工作做好了,才能好好的將蕃茄苗種下。

繼續閱讀